2019年度最佳野生动物照片:中国摄影师获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奖

  • 2447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旱獭看上去吓坏了,它手指张开,嘴巴也张得大大的。那只狐狸好像随时会扑上去。镜头定格的这个瞬间为我们展现了一幅混乱、冲动和惊恐的画面。

相关图集推荐:


  这张罕见的照片捕捉到了一只喜马拉雅旱獭被一只藏狐吓坏的一幕,照片的拍摄者中国摄影师鲍永清获得了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的最高荣誉。 摄影:鲍永清,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撰文:NATASHA DALY
  旱獭看上去吓坏了,它手指张开,嘴巴也张得大大的。那只狐狸好像随时会扑上去。镜头定格的这个瞬间为我们展现了一幅混乱、冲动和惊恐的画面。
  中国摄影师鲍永清因其对狐狸袭击前那一幕的精准捕捉获得了由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颁发的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奖。
  鲍永清的这张照片拍摄于青藏高原的草地上,标题为“那一刻”。海拔4511米的青藏高原常被称为“世界屋脊”。评委会主席Roz Kidman Cox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这一地区的照片“非常罕见”。能够捕捉到藏狐与旱獭之间如此生动而有张力的互动场景,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这两个物种对青藏高原地区的生态极为重要。
  14岁的Cruz Erdmann获得了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最佳新秀奖(Young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这是该大赛少年组的最高荣誉。他的获奖作品是一只拍摄于水下的色彩斑斓的莱氏拟乌贼,当时他正在印度尼西亚附近的伦贝海峡(Lembeh Strait)进行夜间潜水。
  这项久负盛名的摄影大赛已经举办了55届,包含了动物行为、新闻和肖像在内的19大类野生生物摄影奖项。今年,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收到了来自100个国家的48000名摄影师的参赛作品。
  《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斩获了四个奖项。 David Doubilet凭借一组深海花园鳗鱼群的照片赢得了“水下世界”奖。花园鳗鱼属于群栖动物,它们垂直地从沙地的洞穴里钻出来,看起来像是一片海草,很难拍摄。它们一旦发现你的存在,就会消失几个小时,”Doubilet说道。“它们会立刻在你眼前消失,就像水底的海市蜃楼。”
  Doubilet把相机藏在洞穴的中央,他自己则躲在一艘失事船只后面,终于成功拍下了这个庞大的鳗鱼群的照片。当鳗鱼突然出现时,他就会遥控按下快门。这张照片花了几天时间才拍摄完成。
  摄影师Jasper Doest以其拍摄的日本猕猴照片获得了新闻摄影报道奖。在日本,这种动物曾备受尊崇,但现在却遭到了人们的厌弃,常被训练为人类表演。“通过这个系列,我想让人们重新考虑他们与周围动物的关系,”Doest说道。他的故事将于2020年初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
  2018年12月,Ingo Arndt在巴塔哥尼亚为《国家地理》拍摄食肉动物专题报道时,捕捉到了一头美洲狮试图击倒原驼的画面,而它也凭借这张照片获得了“哺乳动物行为”类别的最高奖项,另一位获的该奖项的就是此次获得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称号的鲍永清。这张照片是他在追踪美洲狮的第七个月时拍摄的,Arndt说:“这张照片是整个故事的关键。”他指出,尽管原驼是美洲狮的主要猎物,但此前没有人拍摄过这一狩猎活动的细节。这只原驼的体重是美洲狮的三倍,正在设法逃脱。
  《国家地理》杂志的最后一项荣誉颁给了 Charlie Hamilton James,他于夜间在纽约街头拍摄的一组老鼠照片获得了城市野生生物类奖项。
  “人们现在叫我‘老鼠佬’,”Hamilton James说,他说他以前曾被叫做“水獭佬”,因为他在黄石公园拍摄过水獭。
  “它们只是在做老鼠做的事,住在老鼠住的地方,”他这样评价自己的拍摄对象。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跟踪这些啮齿动物,看它们时时彩网投APP进入城市的下水道和缝隙。Hamilton James说:“它们如此出色地适应了纽约的节奏,真是太令人惊讶了。”他说他喜欢在晚上拍摄纽约。
  “和它们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尊重它们,”他说道。“我不会说我爱它们,但我确实很喜欢它们。”

  14岁的Cruz Erdmann在夜潜时拍下了这张色彩斑斓的莱氏拟乌贼(bigfin reef squid)照片,并因此获得了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最佳新秀奖。 摄影: CRUZ ERDMANN,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樊尚珍凭借“雪域精灵”这张照片获得了“环境中的动物”奖项,照片记录了一群藏羚羊在中国库木库里沙漠的雪坡上奔驰的场景。藏羚羊常因其毛皮而遭到猎杀。 摄影:樊尚珍,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Manuel Plaickner凭借这张梦幻般的青蛙迁徙照片赢得了“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行为奖”,照片拍摄于意大利南部。 摄影: MANUEL PLAICKNER,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挪威摄影师Audun Rikardson 用陷阱相机捕捉到了金雕俯瞰大地的一幕,这张照片让他赢得了“鸟类行为”奖。这只金雕花了三年时间才习惯了镜头的存在。 摄影:AUDUN RIKARDSEN,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摄影师Daniel Kronauer在哥斯达黎加的森林里追踪到了一群流浪的行军蚁,他用镜头记录下了蚁群捕猎和建造庇护所的场景。照片中,蚁群在两片叶子上聚集,形成了皇冠状的堡垒,Kronauer因此赢得了“昆虫行为奖”。 摄影:DANIEL KRONAUER,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8年12月,Ingo Arndt与鲍永清在巴塔哥尼亚捕捉到了一只美洲狮试图击倒原驼的一幕。Ingo Arndt与鲍永清凭借这张照片获得了“哺乳动物行为”类的最高奖项。 摄影:INGO ARND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Zorica Kovacevic凭借这张蒙特雷柏树的照片赢得了“植物和真菌”奖,这张照片拍摄于加利福尼亚罗伯斯角州立保护区(Point Lobos State Natural Reserve),橙色的绿藻和灰色的花边地衣为蒙特雷柏树穿上了新衣。 摄影:ZORICA KOVACEVIC,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David Doubilet 凭借一组在深海中神出鬼没的花园鳗鱼群(garden eel)的照片获得了“水下世界”奖。花园鳗属群栖动物,体型细长,白天下半身埋在砂地,只露出上半身在水层中啄食浮游动物,很难拍照。Doubilet把相机藏在预先挖好的洞穴的中央,他自己则躲在一艘失事船只的后面。当鳗鱼突然出现时,他会遥控按下快门。 摄影:DAVID DOUBILE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Charlie Hamilton James凭借对纽约街头老鼠的细致呈现赢得了“城市野生动物”奖。这张照片是为2019年4月的《国家地理》啮齿类动物专题拍摄的。Hamilton James用镜头记录了5只老鼠生活化的一幕,对面的街灯点亮了整张照片。 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Max Waugh在黄石国家公园拍下了这只在暴风雪中艰难前行的北美野牛,并凭此照片获得了“黑白大自然”奖。他通过减慢快门速度拍下了雪的残影,并将图像调成黑白,以强调这一场景的质朴。 摄影: MAX WAUGH,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墨西哥摄影记者Alejandro Prieto赢得了野生动物摄影“新闻类最佳单幅时时彩网投APP奖”。两年来,他通过在美国和墨西哥两国边境安装的陷阱相机记录了这只墨西哥美洲豹的生活。他会把拍摄的图像投射到边界墙上,以描述延长边界墙将时时彩网投APP影响野生动物在关键栖息地的活动。 摄影:ALEJANDRO PRIETO,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Jasper Doest凭借为《国家地理》拍摄的一系列日本猕猴的照片,赢得了野生动物新闻摄影报道奖。在过去的17年里,这只名叫Riku的猴子在东京的一家剧院每天都有三场演出。 摄影:JASPER DOES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这张蚁蟹蛛的照片为印度摄影师Ripan Biswas赢得了“动物肖像”类最高奖项。这只小昆虫把Biswas吓了一跳——他当时正在记录一个蚁群的情况,突然发现了这个入侵者,它伪装成一只蚂蚁潜入了蚁群。 摄影:RIPAN BISWAS,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Stefan Christmann在南极洲埃克斯特罗姆冰架(Ekström Ice Shelf)上拍摄的作品集获得了“作品集类”最高奖项。上面这张照片拍摄于一个寒冷的黄昏,共有5000多只帝企鹅进入了镜头。 摄影: STEFAN CHRISTMANN,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